每个盗贼背后都涂上红色

「据我所知。」张敞摆起了架子,端着茶杯不疾不徐地说,「你们都是窃盗集团的老大,你们的手下把城里有钱人的家里都翻遍了,逼得他们不得 不离开京城,让这里各项事业的投资都陷入搁浅状态。你们说,自己是不是 应该有所表示啊?」

首脑们听到最后一句,以为这位新来的大人和前几任一样,也是个贪污 能手,于是喜笑颜开:「大人想要什么,但说无妨,我们保证将大人侍奉好, 不会比任何一位京兆尹待遇差的。J

张敞冷笑,他终于明白长安治安一直得不到改善的原因,原来是一颗老 鼠屎坏了一锅粥。

「大胆!」张敞将茶杯狠狠地摔在红木桌上,「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人了! 你们必须为你们犯下的过错付出代价!」

首脑们吓得慌忙跪下,乞求恕罪。

「要我放过你们也可以,提出一个抓捕办法来!」

几个首脑说:「今天我们来此,必为同伙窃贼所疑,如能允许我们任职 补吏,方可如约。」张敞当即允诺,给他们全部安排了官职,然后让他们回去。

首脑们回到自己家中,兴高采烈地告诉自己的同伴们,自己在官府中工作,从此以后他们都可以不用怕官府的人了,为了表示庆贺,他们设了宴席,让所有的盗贼都来赴宴。

盗贼们毫不怀疑,纷纷前来,一个个喝得酩酊大醉。

首脑们按照在张敞府拟定好的计谋,乘机将每个盗贼背后都涂上红色,好让守候在门外的捕役辨认。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