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武帝朝堂上询问百官

不仅对同僚们如此,对高高在上的皇帝,汲黯也是同样的态度。

汉武帝有一次在朝堂上询问百官:「我想学习尧舜,召集天下名士,把 我们的政治之风改一改,各位觉得如何呢?」百官一致叫好,称赞汉武帝英 明,唯独汲黯唱反调,他直视汉武帝说:「陛下心胸狭窄,欲望过多,怎么 可能效仿尧舜呢!」惹得汉武帝当场就变了脸色,转身就往后宫走。回到后 宫,他生气地对皇后说:「这个汲黯太过分了,简直是愚不可及!」

长此以往的结果是,汉武帝很怕汲黯。

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说,汉武帝敢坐在马桶上一边如厕一边接见卫青(汉代大将,武帝的大舅子),敢在衣冠不整时和张汤议事,唯独汲黯,汉武帝如果没戴帽子和他待在一个屋子里,都感觉到心有戚戚。

多么相似的场景和关系,只是汲黯没有魏征幸运,魏征可以官拜丞相,汲黯却一直被打压。

汉武帝离不开他—要藉他的直言让自己保持警惕,而汲黯的存在也说明自己大度,能容常人所不能忍;却也不敢提拔他,因为这小子的嘴实在是太毒了!

所以,汲黯就一直处于不上不下的状态,而资历比他浅的张汤和公孙弘 却早就凭借处事圆滑成了皇帝身边的红人了。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