项羽设宴请刘邦

项羽说:「是你手下的左司马曹无伤说的,否则我不会来这里!」

当日,项羽设宴请刘邦。

项羽、项伯朝东而坐,亚父范增朝南而坐,刘邦朝北而坐,张良朝西陪席间,范增几次给项羽递眼色,又提起佩戴的玉佩向他示意,但项羽不是假装没看见就是直接否定,丝毫没有动手杀掉刘邦的意思。

范增忍不住了,既然项羽不肯动手,他只好请大将项庄以助兴舞剑为名寻找机会剌杀刘邦。

范增的心思昭然若揭,本来就小心翼翼的刘邦见到项庄握着利剑更是吓得冷汗直流,而项伯看到项庄每舞一下剑都藏着杀机赶忙也拔剑陪着项庄舞剑,不时用身体挡住刘邦。

有了项伯的保护,项庄始终没办法得手,可是项庄越被阻拦越是不甘心,总是设法找机会剌杀刘邦。

张良见状,担心项伯拦不住项庄,赶忙跑出去叫来刘邦的大将樊噜。

樊呛一听刘邦有难,直接持着盾牌利剑就冲进来了,当即喝斥道:「刘邦攻下咸阳,没有占地称王,却回到霸上,等着大王你来。这样有功的人,不仅没有得到封赏,你还听信小人的话,想杀自己兄弟!」

樊噜此话一出,让本来就动了恻隐之心的项羽更不忍心杀掉刘邦,于是便挥手让项庄回到座位上。

过了一会儿,刘邦起身上厕所,把樊噜叫了出来。

刘邦出来后,对樊噜说:「现在我不辞而别不太好吧?」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